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资料
“新年音乐会”如何出新?
发布时间:2018/2/7 17:18:47  信息来源:音乐周报  作 者:  浏览次数:575   【
文 | 王安潮

每年岁末的新年音乐会无疑是最引人关注的乐事之一,这一传统的产生据考是来自于维也纳开始于1847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其曲目多以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为主,尤其是轻松、欢快、明丽而又高雅、豪华、热烈的圆舞曲,是这一延续一个半世纪风格相对固定的音乐会吸引人之处。普通爱乐者更是对其仪式感有着发自内心的喜爱,每年都会聚集在电视机或广播前欣赏这一音乐盛宴,那些狂热的爱好者还会远赴金色大厅现场观赏。据统计,这是全球听众人数最多的古典音乐会。

但随着多元音乐发展,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为吸引观众也多会用一些新法而给人以新鲜感,或在音乐会曲目的诠释上,或在表演方法和形式上,以附加其新的理念、新的视角,从而给人以新的感受和新的震撼。其中,从1987年卡拉扬执棒开始,音乐会不再设常任指挥,主办者每年邀请一位指挥名家的做法是音乐会重要的出新点之一,音乐会前的指挥家遴选常是乐迷们津津乐道之事。2018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邀请了意大利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指挥,此君在1993年、1997年、2000年、2004年已有过执棒,他帅气、优雅、舒展而又不失奔放、热烈、张力的指挥风采给人留下了观赏性极强的印象。曲目的选择也是每年音乐会出新的手法之一,它虽仍以施特劳斯家族成员的作品为主,但也近年来较多地加入一些其他作曲家的风格较近的作品,如今年音乐会就选用了弗朗茨·苏佩(Franz von Suppé)的《薄伽丘序曲》、阿尔冯斯·齐布尔卡(Alphons Czibulka)的《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老约翰·施特劳斯改编自焦阿基诺·罗西尼(Gioacchino Rossini)《威廉·退尔序曲》终曲高潮部分进行曲主题的《威廉·退尔加洛普》,后者既是对罗西尼逝世150周年的纪念,也是上半场最富催人激动情绪的终曲。

近来,国内各地也在新年音乐会中以各种出新之法而吸引观众。

其一是以中国作品为主体,它们以继承本国音乐传统和创新现代管弦乐而赢得空间。这些音乐会在对国外经典眷顾之时,更会以民族管弦乐的特色彰显出自信姿态,如“2018上海音乐学院新年音乐会”在张国勇指挥学院交响乐团演奏了肖斯塔科维奇的《节日序曲》、贝多芬的《C大调三重奏》、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奥尔夫的《布兰诗篇》等基础上,更多地是在展示中国作曲家尤其是本院新作,如周湘林为二胡与管弦乐而作的《天马》、林在勇作词与张千一作曲的《上音,我的爱》(选自歌剧《贺绿汀》)、贺绿汀的《晚会》《森吉德玛》、朱良镇的艺术歌曲《两地曲》、王丹红为古筝与管弦乐队而作的《如是》、殷承宗等人所作的《黄河》等。2018陕西新年音乐会中选择的是赵季平的《秦川抒怀》《高远舞狂》、崔炳元的《九曲秧歌黄河阵》、韩兰魁的《敦煌神鹿》、屠冶九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马可的《白毛女组曲》之《百风吹》《欢庆胜利》、李焕之的《春节序曲》等。武汉音乐学院2018新年音乐会中选择了龚华华的笛子协奏曲《楚江开》、郝维亚的民族管弦乐《秋江花月夜》、徐昌俊的《新龙舞》等。这些或经典或新创的民族品牌管弦乐作品,让观众感受到新年音乐会特有喜庆气氛之上,更可感受到音乐语言的亲切感。

其二是以中国音乐家为表演主体,尤其以最新涌现出的音乐人才为亮点,从而吸引大众追新猎奇的注意力。上述的上音音乐会中,刚刚在金钟奖比赛涌现出的新星占据了重要席位,如金钟奖美声唱法获奖者陈大帅与古筝获奖者赵墨佳、邓翊群占据了音乐会前面作品的领唱(奏)席位,他们与2013年金钟奖获得者张润崯、耿文彬、朱宛晨和谢昕宇、罗耀元、李友和,及已有较大知名度的来自学校的优秀演奏家——小提琴家黄蒙拉、钢琴家孙颖迪和二胡演奏家陆轶文等一起,以其朝气蓬勃、青春靓丽以及精湛技艺而将作品进行了精彩的演绎。西安音乐学院2018新年音乐会中,也有王渼宸、田晖、王恪居、万翔、许卫东等被置于重要位置。新一代中国演奏(唱)家的地位凸显一方面利于大众对于新年新气象的审美需求,也健全了人才培养的机制和发展空间,更利于新锐艺术冲击力的呈现,西安音乐会后,观众一再欢呼而加演四部作品的盛况即是例证。

其三是以多元审美元素而满足国人的赏乐需求。国内新年音乐会中,除了陕西爱乐乐团等少数演出的选曲秉承维也纳传统外,大多数乐团的选曲都坚持多元审美的理念,这一方面显示了文化自信语境下音乐文化的新发展,另一方面显示了多元文化语境的新需求。如上音音乐会中的曲目有外国经典、本国经典和现代新创三类,尤其是民族器乐与西方交响乐“对话”之作受到重视,如《天马》《如是》等;而外国经典也不再以维也纳圆舞曲或轻喜型的作品为主,而是选取了那些较为有深度的但兼具喜庆之气的作品;本国经典也并非以既往新年音乐会常见之作为主,而是较多地注意了多样的审美情趣之作;新创之作还兼顾到声乐作品。这些新趋势都是近来中国的新年音乐会的出新之法,它有利于打破陈规而更多地给人以新鲜感,而不再是以“老套”之法仅依赖于维也纳风格而寻求平稳或仪式感。这些多元审美必将吸引国人更加关注新年音乐会这一盛事,各大剧院、院团甚至院校都使出浑身解数,而预在此间的大众观演热情中占得一时之地。

新年新气象,节庆乐要新。希望在新年这一特定的音乐需求旺季,各家能抓住机遇,以特色、风格、形式、手法的各出新招而创造出新年音乐会的新景观,推展出文化自信语境下的中国管弦乐发展的新境界。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Top 4] 共0条 点击查看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人: 电子邮件: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