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资料
中国流行音乐“尬热”2017
发布时间:2018/2/7 17:10:07  信息来源:音乐周报  作 者:  浏览次数:583   【

刚刚过去的2017年,流行音乐圈依旧热闹、依旧话题不断,仔细看来却完美契合本年度的热词“尬”,不过是“尬热”。


尬唱:大放异彩

经过数十年娱乐文化的影响,国人尤其是缺少歌舞习俗的汉族人渐渐具有了歌舞需求,但是因为歌舞教育的缺失,其水平尚处于初始的自发状态,被冠以“土嗨”之名。“土嗨”在中老年群体中的突出表现形式是广场舞,在青少年群体中的突出表现形式是蹦迪。“土嗨”延伸到歌唱领域,就诞生了“喊麦”。

2017年传播度最广的作品要数说唱作品《一人我饮酒醉》,李天佑甚至还在浙江卫视年末的“跨年演唱会”压轴“喊麦”这首作品。不是说喊麦不能登上具有强大影响力卫视的隆重仪式舞台,而是说这首作品在技术与艺术上都属粗制滥造,不过是跟着简单机械节奏狠声说顺口溜,与西方尤其是黑人的经典说唱作品有着云泥之别。说唱作品一般都由演唱者自创,李天佑这还属于翻唱。

更为悲哀的是,2017年几乎可以说就没有在影响力和品质上都突出的作品。赵雷《成都》、王建房《在人间》、金志文《远走高飞》等都在努力从尬唱中突围,但总的来说这是严重缺少作品的一年。音乐产业界当然可以说“明星”本身就是“作品”,但是,在音乐界没有词曲创作这个基础环节,目前的“尬热”也将难以为继。


嘻哈:一举成名

在电视台音乐选秀节目走低的时候,流媒体的一档《中国有嘻哈》异军突起。嘻哈(Hip-Hop)音乐在世界流行音乐中属于出现较晚的门类,却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从根子上说,嘻哈乐具有反主流的文化属性,在中国可以说是“卅年蛰伏无人问”,如今借助网络平台则“一举成名天下知”。之前虽然一些流行歌曲也用到嘻哈的音乐元素,但是作为亚文化的嘻哈、作为相对独立的嘻哈音乐人,并不广被世人所知。

Hip-Hop又被翻译成“说唱”,非常重视节奏的丰富性、音韵的独特性以及语义的反叛性。“中国有嘻哈”的作用是让世人第一次集中见识嘻哈这种音乐品类,用“新”“异”和综艺传播手段来吸引眼球。但选手的表现可谓“一般”,多是借助方言来找音韵的独特性,并没有深入挖掘汉语的音乐潜力和节奏的丰富性。“中国有嘻哈”不过是从地下到地上的飞跃,明年或许还会有一定影响力,但是,“有再一再二,无再三再四”。

嘻哈这种另类、时尚的音乐热在无形中带动了“喊麦”这种更没有技术含量的说唱形式的大热,带来《一人我饮酒醉》这类作品的大面积出现。确实,有什么样的受众,就有什么的音乐。


平台:开始发力


在大多数流媒体为用户提供免费却低质服务的时候,几个巨型的流行音乐平台已经意识到音乐品质低劣、作品青黄不接这个严重问题。

巨型音乐平台已经意识到词曲创作的重要性,推出各自的音乐人扶持计划,比如酷我音乐扶持校园乐队、今日头条扶持独立音乐人、虾米音乐“寻光计划”、QQ音乐“巅峰LiveHouse”、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等。这些计划还是以新作品为核心,需要更加深耕细作,因为流行音乐作品不是作词作曲这么简单。比如一个音乐人要被平台看到进而帮其推出好作品,他先要找到作词,再找编曲,再找歌手,再进棚录音、拍MV,前面这些动作都太有难度。

中国的音乐奖项多到泛滥,却严重缺少具有公信力和指导性的音乐奖项。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CMIC)试图“建立行业标准”,在2017年7月首颁CMA(CMIC MUSIC AWARDS)奖。阿里音乐董事长、唱工委主任委员宋柯认为中国亟需一个不受商业力量操控、不受人气指数影响、真正具有专业水准和权威性的音乐奖项。愿望很好,但是CMA能否担此重任却需拭目以待,至于“对飙美国格莱美”,当作宣传语就好。

资本的涌入为流行音乐的发展提供了支持,但是,从创作、表演到录制,中国的流行音乐环境并没有改变。资金,已经不再是流行音乐发展最重要的事。大家都在关注最后的环节,传播环节。这将难以为继。

总而言之,流行音乐的尴尬在2017年全面爆发。粉丝经济重颜值、轻内容的恶果愈发明显;音乐传播从不重视营销到过度营销的浮躁愈发明显;“音乐综艺”人红歌不红因为其主角就不是歌;“限韩令”对于国内明星来说是好消息、可以舒舒服服过日子了,但是对于中国音乐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却是坏消息。大家在低层次的娱乐中打滚,然而没有文化精神的提升就会迅速陷入狂欢后的失落与迷茫。

没有好流行音乐的今天,可以归因于缺乏流行音乐教育的昨天。可怕的是,我们还将迎来没有好流行音乐的明天,因为我们还处在没有好流行音乐教育的今天。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Top 4] 共0条 点击查看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人: 电子邮件: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