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资料
歌唱如何尽“善”亦尽“美”?
发布时间:2018/2/7 15:43:26  信息来源:音乐周报  作 者:  浏览次数:546   【
        歌唱中善与美的割裂和冲突,对于歌唱这件事便是失败的,应该给予关注。
        上篇文章笔者讨论了歌唱中的真(点击阅读原文),认为歌唱贵在真,真才能引起人们的审美兴趣与投入。但是,仅仅是真,歌唱还不一定具有审美的特质和价值,不能保证其生命力。但凡艺术活动,真、善、美都是不可割裂的,作为言为心声的歌唱,更是如此。尽管我们将“真”视作歌唱的美学基础,但是如果缺少善的内核与美的形式,那歌唱的意义就值得质疑。且不说唱歌本身是否也承载着“兴观群怨”多种功能,就算是自娱自乐的歌唱,真善美的表达也应该是一种自觉的要求。不过,我们常常很少独立出来讨论歌唱的善与美的区别,也很少注意善与美如何融合与平衡,甚至是美、善不分。因此,歌唱中善与美的割裂和冲突,对于歌唱这件事便是失败的,应该给予关注。专门讨论“善”似乎太过抽象,而对与“美”的相互关系进行讨论,美善相乐,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说到审美中的“善”与“美”,孔子有著名的善美论。子谓《武》乐尽美矣,未尽善也,而《韶》则既尽善,也尽美。强调音乐表现形式与表现内容的高度平衡,这是儒家所推崇的美学观念,即以“中和”为美,甚至将“善”看作“礼”,成为美的依赖,一定程度上削弱美的独立性。对于歌曲作品,善与美指的其实就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虽然当今不能宣扬音乐的礼教功能,但是“文质彬彬”“尽善尽美”的审美追求还是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的。传统的音乐美学容易将善归为道德范畴,那么善便是一种作为音乐作品内容而存在的,歌唱就是一种真实性地传达就是了。这个容易理解,问题是歌唱行为本身如何体现“善”?即使我们将善比作灵之于肉,或者可以从歌唱者的态度和格调上有真切的体验,还是难以作为明晰的概念来理解。直接指出歌唱中的“善”也许是困难的,因为它是一种形而上的存在,是寄附在歌唱的表现手段和技巧当中的。不过,要指出“善”的对立面却并不难,即“不善”的歌唱,譬如:恶意,沮丧、颓废、淫邪、嫉恨、戾气、不健康大抵都可以归为“不善”的范围。作为二度创作,歌唱可以有自主性的对歌曲的创意性演绎,但其中的善意是一定要得到强调的,不然便会“失真”,同时也“不善”。最为极端的例子便是对经典作品的恶搞,每每在舞台上出现,着实令人遗憾。如果从歌唱中感受到“不善”,显然美就立不起来,让人产生审美上的排斥。

        从歌唱的实践中作考察,会发现歌唱常常止于一种情感情绪的宣泄,甚至会带来情绪上的负面影响。我们不能简单对歌唱做道德判断,但是主张一种平和的、审美的歌唱总是必须的。那么,在歌唱的表达方式(手段)和情绪情感内容上讲究平衡统一,让感染力与审美性取得协调,才能获得较好的审美效果。譬如,流行歌曲多为爱情题材,尤其喜欢在歌唱中渲染伤痛和悲情,唱歌时故意强做痛苦状,而不做节制,审美愉悦便容易被过于浓烈的情感挤兑,甚至令人产生尴尬。而一些说教性强的歌曲,歌唱形式相对单调,歌唱者的“善意”往往能使得内容的表达不那么“生硬”,“善意”带出亲切而产生美感,易于被人接受。爱(一种泛指的爱)是艺术活动常见的主题,其实是可以作为一种“善”来理解,而歌唱就是爱的传达和接受。如果说爱是一种智慧,那么善更是一种智慧。譬如说霍尊演唱的《卷珠帘》,除了他的发声有特点,作品优秀之外,他的演唱吸引人的地方还在于是一种爱的表达,这跟后来很多人的翻唱有着明显的区别,审美效果自然也大大不同。歌唱家对作品的演绎往往都有着独特的魅力,同样的作品不同的演唱者,审美的区别往往大相径庭,除了精湛的技艺,还要在人文修养,道德涵养上给予支撑,即所谓功夫在诗外。

        歌唱的美在于表现形式,不同的歌唱类型和形式,有着自身的美的结构和呈现特征。因此,歌唱的美常常具备一定的形式感,而且有着不同的侧重。美声唱法集中在对声音质量,有精雕细刻的故意;流行歌曲的歌唱常常因为在发声技巧上没有优势,而在表演形式上做文章,除了借助电声设备,还在肢体语言、舞台场景等方面争取帮助。我们固然主张无拘无束的自由歌唱。但是,作为一种表演,是有受众的艺术活动,势必遵循一种普遍性的美学原则,体现真、善、美,以达致“文质彬彬,善美相乐”的审美理想。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Top 4] 共0条 点击查看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人: 电子邮件: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