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资料
歌唱是门“严肃科学”
发布时间:2018/2/7 15:33:32  信息来源:音乐周报  作 者:  浏览次数:107   【

        对声乐理论的研究可以从多种不同的角度出发,如声乐教学中的经验性描述,歌唱发声中的感觉体验与描述,思辨性歌声审美的推理与描述,人类学视野下歌唱与人、与社会、与文化的关系等。这些从古至今积累下的丰富声乐理论,不仅是对歌唱经验的有益总结,同时也对声乐实践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导向作用。但从本质上讲,歌唱发声的过程是人类自然生理发声过程的一种具体形式,歌唱时所发出的声音同样是一种物理意义上的声波,其发出时声带的振动、声道的共鸣调制以及歌声的传播、听觉心理反应过程,从整体上说都属于可以加以实验研究的自然现象。 
        歌唱也讲“科学性” 
        从歌唱发声的生理层面上讲,歌唱发声的过程极为复杂。从吸气、准备歌唱,到开始呼气发声、再到发声时气息的控制,每一个环节无不涉及呼吸器官的协调运作;从喉位的降低、到“吸开喉咙”“立起咽壁”、再到发出每个不同的元音,每一个动作无不将改变声道形状进而影响歌唱发音的效果;唇齿舌牙喉的开、闭、擦、爆等调音动作,无不影响到唱词的准确发出与对歌唱腔体形状的改变等。

        从歌唱声学层面上讲,声带受激振动发声、声道共鸣与调制、嘴唇对歌唱声的辐射作用、歌唱的咬字吐字以及听者对唱词的感知,歌唱声的传播、声场环境、与伴奏音乐的关系、电声产品(麦克风、扬声器等)声学属性与歌唱声的关系等,无不处于音乐声学所研究的范畴之内。

        从歌唱的内容——唱词层面上讲,听者感知与理解唱词,依靠的是唱词被发出时的声音,而不是记录在曲谱上的唱词文本符号。因此,歌唱中的语言问题不仅是文学层面的问题,更多的是唱词语音发声而产生的声学问题。除此之外,还有听者对歌唱声的听觉感知与心理反应等问题,应属于心理声学研究的范畴。

        至此可知,上述问题的核心都处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范畴,只不过具体到某一问题、某一现象时有可能距离某个分支学科更近、更适用于某种具体研究方法而已。显然,对于上述问题的探讨,仅仅依靠传统的经验描述、逻辑推理与情感体验,已经远远不够了。虽然歌唱是一种审美层面的艺术行为,但我们追求的所谓“科学歌唱”,首先是一种歌唱发声的自然行为;其次这种行为本身要具有符合自然规律的科学性,那么,运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对它进行观察分析、实验研究,就应是一种较为合理且可信的方法。


        歌唱实证性研究的方法特点


        实际上,自音乐产生之日起,我们的先人就已经很敏锐地发现音乐之间的数理关系以及其可以度量的特性。《吕氏春秋·大乐》就有“音乐之所由来远矣:生于度量,本于太一”的记载;《国语·周语》:“是故先王之制钟也,大不出钧,重不过石。律度量衡于是乎生,小大器用于是乎出,故圣人慎之”(于民、孙通海:《中国古典美学举要》,2000年版)。前论虽有“本于太一”之附会论断,但同时也非常明确指出音乐的形成是“生于度量”,这和《管子·地员》所载五度相生之生律法一脉相传;后论指出,“小大器用”的制作都须建立在一定的重量单位之上,建立在“律度量衡”的测量基础之上。这段论述表明:古人首先认为,音乐是源于一定数理关系的;其次,音乐是可以被测量的。
        对音乐进行测量、分析,以各种量度内的不同参量及其内在规律对音乐现象进行理性认识,就是实证性研究的具体形式,属于科学研究的范畴。《韦伯斯特新世界大辞典》对科学的定义是:科学是从确定研究对象的性质和规律这一目的出发,通过观察、调查和实验等方法而得到的系统的知识,即用系统的实证性研究方法所得的系统知识便是科学(转引自李志、潘丽霞:《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导论》,2012年版)。从这一概念界定可知,科学研究的方法主要有观察、调查与实验,通过这些方法或方法组合获得某些理性经验、调查统计或实验参数,在合理分析实验数据的基础上得出结果并形成系统性的知识,最终达到对研究对象性质与规律性认知的科研目的。

        对于歌唱的实证性研究也是如此,总体上说,应具有以下几个特征:1)从研究内容上,对歌唱的实证性研究应关注歌唱发声、歌声传播、听者对唱词的感知与心理体验等歌唱听赏的全过程;2)从歌声声学属性上,应运用现代科技手段,采用高精度声音采录设备、良好声场控制的录音环境、多样化的声学测量分析软硬件获取典型性声音样本,运用合理的声音信号处理技术提取所需声学参数,最终以适合的数学统计方法探索实验数据内隐藏的规律性现象,并加以阐述论证;3)从知识范围上,研究者或研究团队应具有包括音乐声学、语言学、语音学、发声生理与解剖学、信号处理、统计学以及必要的歌唱发声实践经验在内的多学科交叉的宽广范围;4)从研究方法上,对于歌唱的实证性研究应主要以实验、测量的方式进行,研究的具体对象应与歌唱实践密切相关。


        歌唱实证研究的客观性


        法国哲学家、“实证哲学”的创始人A.孔德在其《实证精神论》中全面论述了“实证”的6点含义:实证必须是现实的,而不是空想的;必须是有用的,而不是无用的;必须是确实的,而不是不确实的;必须是精确的,而不是暧昧的;必须是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必须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欧力同:《孔德及其实证主义》,1987年版)。在此哲学精神指导下衍生的“实证主义”及具体到科学研究的“实证研究”,必然要有上述“实证”之含义。

        具体讲,对歌唱的实证研究必然是对歌唱过程中各种发声事实的研究,这种所谓的“事实”既可指发声过程中的各种生理调节及其产生的后果,也可指歌唱发声的种种声学属性,如歌唱声的音色特征、声谱特征等。对歌唱声的研究,必须以对歌唱实践具有意义的事项作为研究对象,特别是对声乐发展至关重要的热点问题,要体现歌唱实证研究的功用特点。对歌唱声的实证研究必须是建立在“确实”的基础上,这里的“确实”为“确定”“实在”的意思,即研究对象务必为明确的、确定的、实实在在的对象,而不可言之无物或指代不明。对歌唱声的实证研究要体现出其精确性,要求研究者合理使用测量仪器设备、运用现代科技分析手段,对具体发声事项进行精确测量分析,在此基础上才可能对事项产生规律性认识,而不应建立在精度粗疏、模棱两可的观察,或片面观察或主观感觉的基础上。对声乐的实证研究从对象选择到方法设计、从实验假设到结论探讨,都要致力于促进声乐教学、演唱理论与技艺发展为目的,要体现出研究工作的积极性,而不是相反。最后一点对声乐研究同样意义重大,即所有针对声乐事项的实证研究都是相对的,所得出的结果都是在一定条件下的结果。如对声乐演唱所做的实验研究,就必须限定在一定的歌唱人、歌唱内容、歌唱形式,特定的歌唱环境、样本采集设备,设定的样本分析、数据统计方法,甚至一定的主观听觉评价人等所有实验条件的规定范围之内,其实验结果必然具有较强的相对性。

        建立在实证思维下的歌唱研究,所得出的结果及由此推衍出的结论,从源头起就被赋予了强烈的客观性。这是因为,这种研究工作都是建立在存在于声乐实践中的客观事实之上的,都是以明确的研究对象、以对歌唱实践具有积极意义的思想而进行研究的,研究结果与结论都是建立在精确实验数据与严密数理推理上的。同时,认识并承认实证研究的相对性,更是确保研究结果客观性的必要条件。

收藏此页】 【 】 【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Top 4] 共0条 点击查看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人: 电子邮件:
内  容: